據過去的歷史,以聖衣敬禮聖母瑪利亞必然與「加爾默羅榮福童貞瑪利亞修士會」﹙The Order of the Brothers of the Blessed Virgin Mary of Mount Carmel﹚的歷史及靈修有關:我們初期的隱修士在位於今日巴勒斯坦的加爾默羅山上隱居,把他們建造的小堂奉獻給聖母瑪利亞,意思是要以一種特殊的方式與瑪利亞聯繫起來。納匝肋的童貞女是基督的母親,也是基督最完美的跟隨者,可說是祂的第一位門徒。加爾默羅會士們深願與瑪利亞一起,師法她、恭敬她、偕同她成為主耶穌基督的門徒。長久以來我們都以瑪利亞為母親、修會的主保,並以她為信德、祈禱和修德的姊妹。

雖然過去盛傳佩戴加爾默羅棕色聖衣可獲得永遠救贖等等的保證;然而自梵二後,經過加爾默羅修會的專家們從歷史上探究和認真地徹底審查,我們得知這些虔敬的傳說顯然是站不住腳的。加爾默羅修會在二○○一年公布新的聖衣教理,摒棄了過去信友們熱衷的「得救許諾」。這樣或許使人感到困惑,質疑新的聖衣敬禮是否削弱了對瑪利亞的敬禮傳統;然而,莫森安神父﹙Fr. Sam Anthony Morello, OCD﹚認為:多世紀以來教會一直認同佩戴聖衣確是對聖母表達敬愛的敬禮,惟獨沒有認可「週六特恩」的說法,那麼我們沒有理由指新聖衣教理是減低了對聖衣和有關聖儀的重視。新教理指出:聖衣是以聖洗為基礎,鞏固我們對耶穌基督的忠信。要知道:聖衣是源自我們昔日隱修士的修院工作圍裙,有服事基督的象徵意義,佩戴聖衣就如提醒我們要「穿上主耶穌基督」。

許多人都知道,加爾默羅棕色聖衣是加爾默羅修會的標記。初期隱修士把自己託付給聖母瑪利亞、在她的守護下奉獻給她,因而佩戴聖衣在靈修生活上為我們有一定的重要性。近代著名靈修作家賈培爾神父﹙Fr. Gabriel of St. Mary Magdalene de’Pazzi, OCD﹚指出,敬禮加爾默羅聖母是一個特殊的召喚:「呼召人們度內修生活,那就是瑪利亞的生活。聖母願意我們不單是外表的衣服肖似她,更要在心靈上肖似她。若我們凝視瑪利亞的靈魂,會看見她恩寵滿溢,育成她無比珍貴的內修生活:那是收歛心神、祈禱、不間斷地向天主奉獻、時刻與主連繫、與主密切結合的生活。瑪利亞的靈魂是唯獨屬於天主的聖所,人跡不至,唯有愛主愛人的熱忱充盈她的靈魂,使她只關心天主的光榮和人類的救贖。」賈神父又說:「如要充分活出對加爾默羅聖母的敬禮,必須跟隨瑪利亞進入她內修生活的深處。加爾默羅是默觀生活的標記,這種生活就是全心全意尋求天主,一心追求與主密契,而最卓越地體現這崇高理想的人就是聖母——『加爾默羅光輝榮耀之后』。」

賈培爾神父這番話,最能道出加爾默羅聖衣敬禮的意義,因此怎能說新聖衣教理貶低了這敬禮的重要性和價值呢?

(原文由赤柱加爾默羅赤足隱修院修女供稿刊登於第3843期公教報)